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南骏农用车【视频】-- 开道海派 宗师传奇 八月四日 风眠海上主题讲座回顾(下) “大师!”-风眠海上

【视频】|| 开道海派 宗师传奇 八月四日 风眠海上主题讲座回顾(下) “大师!”-风眠海上



“ 他们四位,毫无例外都是海派一代宗师后人,不仅如此,他们每个人在这片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土地上,也都是有各自地位的代表,他们的集体出场,恰恰为我们建立了一座大师对大师的,遥远的相遇之桥。再一次表明一个真理:没有民族性、东方性,我们是看不见自己在哪儿的,更加不会知道西方又在哪里。”
——陈海蓝

风眠天贤(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陈海蓝先生作主持发言






号令东南万维书刊网 ,家族收藏
大家下午好,刚才听了两位老师的介绍也很有启发。其实我们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大家都很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学习,刚才两位老师从两方面开拓了我们的视野。但是我今天谈话的主题,可能与之前两位的观点,完全不一样,我想讲的是自由与自律。不能令人信服的自由不是真自由,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自律女歧,是学习自我约束的过程。
其实中国在近百年前,包括刘海粟年轻的时代,大家也许从课本上读过,那时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最脆弱、最不稳定的阶段,当时很多的精英人士就认为:中国不行了中国太落后了,中国都不如外国包括中国文化和字画。在这种大背景下,所有的政治、经济、艺术全都以门户大开的态度,接纳国外所有的所谓先进的(时髦)东西,艺术只是很小的一个侧面。随之而来的,是对自己国家对自己的文化进行了为期100年的开放与整肃。整肃讲得实在点,就是对自己传统文化的打击和摧残。

我爷爷比刘海粟先生大两岁极品妹控,但是在艺术理念方面,他和刘海粟先生完全不同,当然他们都是大师。由于我爷爷出生在很特殊的家庭,从民国时代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一直被说成是全中国收藏界最有名的收藏家之一。为什么他这么有名呢?他的收藏与众不同,“家族收藏”是他的主要的背景,收藏来源是他的爷爷,他的外公,我奶奶的陪嫁品。所以他8岁时已经进入苏州最大的收藏家之列了。结婚以后,则可以用“富”甲江南形容他的收藏。也许是这个背景,也许是整个家族的一种责任,所以可以说我爷爷他从小没有童年,他的童年把玩的就是文房四宝就是古玩杂件。因此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书画,有着一份天然的酷爱,这种酷爱不可复制,并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在这些幸运的同时,也是一个天然的责任,在我爷爷童年时代就埋下了伏笔。所以,我爷爷必须走一条保护和传承发扬中国自己绘画文化的路!通过我对他的一些物品,收藏,鉴定进行汇总分析,可以明白我爷爷怎么会成为一个集鉴定、收藏、绘画、书法教育、词人为一身的一代大家。
河海江湖,知行合一
先从他的书法谈起,我用一些数字来说明一下。我爷爷是苏州人,1924年30岁的时候来到上海。某日,他叫他的外甥也是学生朱梅邨伯伯,回到苏州老家帮他去取一些东西。朱梅邨伯伯偶尔发现其中有一间厢房大概25平米,里面三分之二整整齐齐堆放着我爷爷从小一直到离开苏州练习书法的纸张。多少量?约3400斤!他不丢的,从中可以看到爷爷怎么练书法的过程,这就是他成为大家的书法基础。第二个数据,我爷爷要看书,他肚里的文化,他的涵养,别人说学富五车,用在他身上一点没有假。我家被抄现还在上海图书馆的4062册古籍善本。我爷爷在每本古籍善本上都有批注,甚至有改错还有心得体会体会。有一些古籍通过他重新装帧,还提了书名。

读万卷书走万里路,4062册也许不全是他全部藏书,但是已经能体现我爷爷的一种认真的程度。第三淘气网,他的收藏。刚才我说了他的收藏来源于三个方面,我高祖的,他外公的,和我奶奶陪嫁的。他前前后后一共收藏过1731件书画作品,其他还没有算。其中834件是他自己通过交易得来的。从经历动乱残余下来的日记可以看到,他每天要与多少人来来往往打交道。我爷爷对1731件自己的收藏作品每一件都有题跋,这个题跋不仅需要鉴定出是谁的画,还要考据这是这位画家什么年纪画的,画得好不好,好在哪里大奥诞生。这个就是鉴定结论。我还听说我爷爷的好友,上海最大的收藏家钱镜塘先生一生收过13000多件字画虚拟家庭攻略,其中一半有我爷爷的题跋。当然张葱玉,庞莱臣那些大收藏家家中至少20%有我爷爷的题跋。大家可能想象不出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量,怎么个题法?他用小楷,拿出来可当作小楷字帖。这个也就是近代有这样的题跋,能信手拈来每个字都那么工整且不呆板的,纵观历史也就我爷爷这么一个人了。历史上能够在那么多藏画上题跋而且是长题的,除我爷爷外,不作第二人想。也就是因为他有的书法功底和文化的厚度,有这么多藏品过目,他的绘画,他的书法俨然成了中国文化的一种结合体。
另外,他还喜欢填词。大家知道唐诗宋词,但真的要深入了解,唐诗相对比较容易,大部分五言,七言,绝句律句,这个是唐诗的概貌。宋词就不一样了,宋词有一个规定性神田留美 ,文化上称呼为“词牌”;什么叫词牌?比如说“沁园春”、“念奴娇”等等,就是要用规定的、受限的长短不一的句式完成。这样的排列是根据词牌不同特点规定的,所以又叫“填词”。还有平仄声位规定,有的字在一个地方古人写了就不能改了。这就是词牌的魅力暴风新娘。也就是说中国文化作为词赋诗句类的最高难度,就是宋词。我爷爷也玩填词,我爷爷奶奶相敬如宾而且共同绘画填词。他曾在1954年自己出过一本《佞宋词痕》,后来又陆陆续续写了一些,我根据这些内容重新出了一本《佞宋词痕》,共收录351首词。
这本词选是他以小楷一个字一个字写形成的,就是一本小楷的字帖。我把这些讲述给大家,大家去感悟蛇蝎情人,确实我爷爷有一个很充实的人生,同时也是很辛劳的人生。如果把他所有的题跋,他读书的记录,他填的词,当然还有他传世的字画(时间关系,今天就不展开了)等,概括起来需要一个人用200年才能完成,而我爷爷75岁就走了。留下了一个大师是怎么样形成的楷模。我将爷爷的一些数据资料讲述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对中国传统艺术精髓的自律精神有所了解: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的,但是他一生从小走到人生的尽头,他是自己要做的。李晞彤
国粹主张,怀抱天下
我为什么说中国艺术是自律雷影娉婷?中国的书法有句话叫看字如看人,为什么会有这个概念,它是一个考量你功夫的标杆。所以,我今天讲的主题就是如何传承中国自己的优秀的国粹。这个文化牵涉很广不仅仅是画,包括书法包括诗,词。我们作为中国人现在有多少能弄得懂啊?也许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我说的尤其是对中国书法的摧残。我说的其实有很多人认同。但是不应该在这里面纠结,应该从现在开始,知其不足,才能前进。

什么是中国文化?笼统一点讲是中庸之道。再广一点——儒释道;这些内容跟做人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画画,临古画就是把古画里面古画作者的一种灵气学过来。比如写字,临颜真卿,多临了会有感悟,对字就是对人生。为什么颜真卿的字作为书法家作为老师应该提倡?学他的人很多,但是不少人觉得颜体并不是很漂亮的一种字体。其实学字就是在学做人,颜真卿以耿直率性而闻名,又兼识大体,故应该学。反过来就像宋四家,苏黄米蔡,蔡京的字观型确实不错,为什么换成蔡襄了呢?因为奸佞弄臣往往心术不正,其字只出于手而不敢发乎心,故无美可言。学中国画也是如此,为什么要控制笔墨,控制笔墨就是控制你的脾气。为什么中国画高雅是我们的方向,应为高雅之人经过他的思维和用笔的功力承德技师学院,所作之画是在传美,让美留给后人。做人也是一样的,你要是高雅,你的层次就上去了。在画画中高雅的人群一定是鄙视低俗的,同理互证。
从我爷爷的一生走来和我所受到的教育而言,一直是有排他性的。我看国外的油画是玩玩的没有去研究,也没有觉得油画有多好。或许在我心里也学到了我爷爷的一些品质。一个小故事,张大千和我爷爷是朋友,他满世界的走满世界的跑,甚至到敦煌一蹲就是几个月。这个大家也是知道的,有一次他来和我爷爷说:吴先生你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出去看看真山真水?不瞒大家说,我爷爷一生几乎没有出过苏州和上海,只有13岁偶尔去过一次日本。我爷爷当初回答张大千:古人画中这么多山川丘壑这么多的山水笔墨技法,我用一生也学用不竭,何必再劳烦双腿?他用这种方式回绝张大千。从中我也知道,我们现在所有的美术学院提倡的是户外写生,其实从西方画入门的这个角度说没有错。写生素描,像刚才谢先生所说的一样,这是在西方绘画中一些必修的课程。但是我从我爷爷的一生走来,我认为中国画不需要写生。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因为心中有画,融入中国文化的笔墨就是中国书画的灵魂。南骏农用车
谢谢大家。




乱世骏才,东风着“一”
刚才听了三位老师的发言我很赞同的,我父亲是郑午昌。在坐的大部分人可能还不知道郑午昌是谁?如果说到马路上作一个调查,十个人里面有十个人是不知道的。那么郑午昌就这么没有名气吗?吴老师的爷爷吴湖帆诺桑觉寺 ,刘蟾的父亲刘海粟,谢老师的长辈谢稚柳以及谢玉岑都是我父亲很好的朋友,在那个年代一起做过很多事情。刚才吴老师介绍他爷爷的时候用了很多数字来表达,我也用数字来介绍我父亲。我父亲的数字就一个字“一”,要做第一。他1922年到上海,1952年过世,在上海三十年。这三十年里他做了许多事情,创造了多少个“一”呢?

第一个是他1929年时写了一本《中国画学全史》,这是中国人自行编写的第一部美术全史,在他之前有两个人写过,一个是陈师曾,一个是潘天寿。陈师曾是21年写的,潘天寿是26年写的,他们写的是《中国绘画史》。根据余绍宋先生的文章《中国书录解题》第一卷:“基本上是依照日本学者中村不折和小鹿青云结构,略有增减,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著作。”也就是说是参照日本学者的《支那美术史》编写的。所以我父亲写的这本《中国画学全史》,经过考证下来那是中国第一人写的,蔡元培赞誉为“中国有画史以来集大成之巨著”,余绍宋评价为“开画学通史之先河,自是可传之作”。学者沈揆一赞为“可以说是中国人自行编著的第一部中国绘画通史”。这是一个“一”。

第二个“一”是29年的时候他与黄蔼农、谢公展、张善孖等画友共同创办“蜜蜂画社”。这个画社史无前例地有了画社章程,有了极其明确的目标,较为严谨的组织结构,对画会的活动和任务以及会员的义务权利等都有较详尽的规定。学者沈揆一认为画会“其性质有别于其他清闲雅集式的社团,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具有相当现代性的美术团体”,以提倡发展研究中国美术为宗旨。两年以后的1931 年,在这个“蜜蜂画社”的基础上,扩大成为了“中国画会”。这个也是第一。这是中国第一个最具规模的、全国性的美术社团。南到港澳北至平津,成员有300多人。

第三个“一”是他的国画作品《稽山积翠》在1939 年美国纽约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金像奖。这三个“一”下面还有很多个“一”,比如:29年“蜜蜂画社”要印“蜜蜂画报”,请英国梅林登广告公司去印,但是质量很差,有错别字。我父亲去交涉说有错字,但是英国公司很傲慢地说我们就这水平,你有本事自己去造一副字去。我父亲真的去做了,他招股自办,李祖韩、李秋君、陈小蝶、孙雪泥、鲍国梁等朋友纷纷响应。集资开办了“汉文正楷印书局”,专造正楷活字铜模是我国第一家正楷活字印书局。我父亲说这是因为所有印刷杂志上用的都是美术字,真正体现书法的那就是楷书。所以他把楷书做成了字模。当时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并得到了嘉奖。当时很多美术字是日本人设计的,很难看,在搞新文化运动,这些字都不能用李果珍。汉文正楷的面世,深受印刷和出版界的好评,打破洋商的垄断,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蔡元培赞为“中国文化事业之大革命”。这也是衍生出来的一个“一”。

还有我父亲和吴湖帆、梅兰芳是同岁都生于甲午年,43年我父亲生日时,他们一起商量,当年他们都是50岁都属马。甲午即1894年,这年爆发中日战争,史称“甲午战争”。由于我们输给日本人,为不忘国耻,所以就成立一个“马会”,共20个人,加一起正好是一千岁。就定名“甲午同庚千龄会”。入会的还有李祖?、汪亚尘,梅兰芳,周信芳、秦清曾、张君谋、范烟桥、蔡声白等社会名流,宗旨是不为日伪服务,将抗日进行到底!社会影响很大,不仅仅是一个社会团体,所以这又是一件史无前例的事。
文化自信牛栏坑肉桂,道义先鞭
刚才刘蟾老师介绍刘海粟是不可为而为之,而我父亲则专门找责任来做,所以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到一个特点:浓厚的家国情怀。陆丹林写过一篇文章:“午昌本来是研究历史地理很有心得的学者,对于国家有文艺的保持与发扬;认为是民族复兴中最大的任务最重要的工作,所以他对于文艺运动总是站在第一线上努力。”


我父亲真的是站在捍卫我国传统文化的第一线,为之努力奋斗的。1930年他在《中国画之认识》一文中,写过这么一段话:当时汪亚尘在法国巴黎住在一个外国人的家里,法国人说你是日本人,汪亚尘说我是中国人,对方不信,说东方民族只有日本人知道研究艺术云云,汪亚尘再三申辩他都不相信。刘海粟也有同样的际遇,在欧曾受此种激刺。法国人看到日本的豪华的书法展,都认为书法是日本人的,只有日本人才懂艺术。他们三个人就研究要“约沪上诸友发起开中国美术展览会于巴黎,因无实力,延迟至今,尚为画饼”。这是1930年11月写的。

35年的时候刘海粟写了一封信给我父亲和贺天建,说34年在德国办展的情况。这个展览在柏林展后,“又应汉堡、敏兴、莱茵河各省,荷兰、瑞士、捷克各国之请,巡回展览,所至欢迎若狂……”二三十年代,我们前辈就中国画怎么走出去就已经在动脑子。所以我前面说到的中国画会、“蜜蜂画社,”有章程到中国画会有宗旨,“第一发扬我国固有艺术(就是传统艺术),第二要对外宣传,提高国际地位,第三条解决画家的生活安定”他们是这么想也这么去做的。我父亲39年把中国画推向国际而且他获得了一个国际金奖,不但推出去而且推上了高峰。为中国人争气,这就是他的家国情怀。
三代正朔,发扬匡大
现在很多人说要研究海派文化,上次我们参加了一个研究海派的高端论坛,满座专家,发言都有很好的见解,但是就是没人谈海派的精神是什么?我就海派精神作了概括补充:海派的精神,是爱国主义的民族精神。何以为凭?我拿出了我父亲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文章中的一些观点,他说国画家“负有一种重要的文化建设或保存之使命”,“在文化侵略之重围中,力求自拔,则提倡固有文化的艺术,以增进民族地位暗芝居第二季。”主张“国画为民族精神寄托,亟宜发扬光大”,“国画实具缔造世界和平的感化力,亟宜传播。”“美术家责任工作的重大,无异于出生入死卫国的前方将士。”他把捍卫传统文化提升到如此高度。所以说要研究海派文化,更要研究海派精神。这个是从中华传统文化内部生发出来的。

为此,我很荣幸在上海承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策划帮助下,前年以郑午昌,郑孝同,我儿子郑人刚三代之名,到联合国总部展出。展出的会标,用的就是我父亲讲话:世界和平感化力。这个联合国总部展览不向社会开放,都是给联合国的官员看的,主要是向各个国家介绍我们中国文化。展览时我很激动,我拿着父亲的奖牌告诉大家,八十年前我父亲在纽约得到的这个奖牌我今天把它带来了,今天我和我儿子一起把他的奖牌和画带来联合国总部办展览,就是想告诉大家:中国的传统文化代代相传。当时很多联合国官员觉得很振奋,他们没有想到八十年前我父亲还在纽约博览会得过一个金奖,所以他们看得很认真。第二年我们又到德国去办展览,我们去柏林的中国文化中心,受到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接见,问我为什么到柏林来做展览,我说我们是跟着前辈的脚步来的,八十二年前的1934年,我父亲还有刘海粟、吴湖帆、王一亭诸师,他们的画也在柏林展览,展览以后还在德国各地进行巡展。所以我们又是踏着父辈的脚步来的。出国之前,刘蟾提供给我一份资料,当年展览的目录单,还有部分的图片。我还看到我父亲的一幅画,想起来在一位收藏家那里,我就上门借回来临摹了一幅。于是我在展览上说:我将父亲当年参加柏林展的作品临摹了一幅,以表纪念。
观众反响很热烈,都去看。开幕当日来了200多人,并要求我做不超过半小时的演讲,我讲了“神奇的中国水墨画”。先从笔墨开始讲,观众对整幅画用一支毛笔就可以完成,觉得有趣甚而不可思议。我先后介绍了齐白石的虾,透明灵动;再介绍了陈佩秋的兰花和墨竹,寥寥几笔,清雅高洁;再介绍我父亲的白菜,我父亲擅画杨柳和白菜,美誉“郑杨柳”“郑白菜”。第四个介绍我儿子画的水墨人物画。他的水墨人物画用的是没骨画法,少有人画。最后讲我自己的水墨山水画。然后我用毛笔示范画了一条水墨小鱼,将画法编了三句顺口溜。请大家围过来看,示范画了三条,然后发给大家毛笔一起画小软健康枕,没有几分钟就画好了一幅长卷。他们兴趣特别高。我觉得到国外去办展,这个展览一要高雅,二要接地气,要培养大家的兴趣。这个展览原定展期一星期,后因观众要求又延长一星期。史明德大使说:来国外展览的当代艺术比较多,你们这是传统文化,我觉得这是最珍贵的。他特别表扬了承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把中国的传统艺术送到国外去展示,这就是民族自信,文化自信。

最后我认为:今天无论是谢老师,还是其他各位老师讲的和做的事情,都在为我们树立文化自信。我父亲在他的文章《国画在世界艺坛的将来》中,有这样一段,“……如从艺术演进的历史推测中国固有艺术——绘画,充实的向国际宣扬,那对世界绘画,无论在制作方面,思想方面,必起重大变化而更进步官场迷情 。不出百年,世界绘画多趋向中国化。”可见他对中国民族文化充满自信!民族复兴最重要的是文化复兴。
-
END
-

讲座现场:谢定伟、刘蟾、吴元京、郑孝同

讲座后观众踊跃参与嘉宾签名赠书环节

遥远的相遇
A Long Waited Encouter
尼德兰与青花时代——2017中荷艺术上海特展
Netherland and Blue & White PorcelainEra
2017Sino-Dutch Art Shanghai Exhibition
主办单位:Host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ShanghaiInternational Culture Association
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
ShanghaiUrban Planning Exhibition Center
风眠天贤(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Feng MianVirtuous(Shanghai)Culture Communication Co., Ltd,
特别支持:SpecialSupport
荷兰Pulchri Studio
PulchriStudio
支持单位:Support
上海东创艺术品有限公司
ShanghaiDongchuang Art Co. Ltd,
上海天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ShanghaiTix-media
上海庆华蜂巢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ShanghaiHingwah Honeycomb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策展人:ExhibitionCuration
屠宁宁Tu Ningning
艺术家:Artist
鲍勃·博尼斯Bob Bonies
陈巧巧Chen Qiaoqiao
丁设Ding She
艾德·瓦特科伊Ed van der Kooy
李山Li Shan
彼得·瓦尔霍菲尼尤斯Piet Warffemius
张正刚Zhang Zhenggang
周乐生Zhou Lesheng
特别邀请艺术家:Special invitation
杨剑平 Yang Jianping
双学术主持: Academic Host
陈家琪Chen Jiaqi
张平杰Zhang Pingjie
展览时间:Duration
2017年7月22日——8月26日
开放时间:OpenHours
9:00-17:00(16:00停止售票)(Admission before 16:00)
周一闭馆(国定假日除外)Closed on Mondays (National HolidaysExcluded)
展览地址:Address
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二楼展厅(人民大道100号)
2F,Shanghai UrbanPlanning Exhibition Center(No.100,Renmin Avenue, Shanghai)



关键词: